10819030_10205505486102227_2010769983_n  

文/ 阿介

這次草野旦老師與細井老師的寶塚系列講座我參加了四場:11/14,11/15,11/21,11/25

前兩場在成大,後兩場在北藝大,感謝成功大學的劉南芳老師邀約與牽線,以及主辦單位成大藝文中心,我在台南場晉升為研討會發表人,過去在台下當聽眾,這次可以站上講台,實屬榮耀。但也因為在成大的講場自己是發表人身份,心情緊繃異常,沒有好好以聽眾身份細聽草野老師的講場,感謝北藝大也闢了寶塚講座,算是一個寶塚補完計劃了,遺憾的是,思劇場的場次我因為研究所週末要上課,所以無法參與,少了兩次聆聽機會。

透過親切可愛的翻譯姐姐慕如側面了解,老師發現有許多報名多場的熟面孔(我是其中之一)所以貼心臨時決定準備不同演講內容,所以這次系列講座我一次看了草野旦老師兩部舞台作品,一個是源氏物語,一個是Revue傳奇,可以了解創作者的構思與設計,並與導演面對面Q&A,真的非常難得,我謹記鈴鈴之前對我說的,『阿介,年載難逢的機會,好好把握!』,我抓緊機會提問,無論是在研討會上,還是吃飯的時候,甚至是搭捷運,也感謝老師耐心地為我指點迷津。

草野老師進入寶塚是個奇妙的機緣,他說若不是當初在神戶動物園的好心老杯幫他雕塑一隻猴子,他日後可能就不會從事舞台工作了(爆),原來這是假外人之手的雕塑獲得神戶兒童美術大獎,草野不得不被學校派去參加每一次的美術比賽,他也硬著頭皮開始學起繪畫,奠定美學基礎。投考美術系卻落榜,改行念哲學,畢業後因緣際會與白井鐵造先生面談工作機會,在這之前,草野老師沒看過一齣寶塚劇,著實被白井老師狠狠批了一番,接著他開始看寶塚劇,也學鋼琴跟芭蕾XD,這次不是他選擇舞台,而是舞台之神選擇他呀,進入寶塚工作,身為白井鐵造最小咖的助手,每天泡咖啡也不是辦法,草野選擇敲敲另一個導演鴨川的門,請鴨川給予年輕的草野旦見習的機會,我了解主動拜師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與決心(他敢跳槽離開當時最熱門的白井,也顯現草野老師有多青春無懼!)

 進入鴨川導演門下之後,老師積極學習,同時也分享兩個舞台上的出鎚小故事,一個是有一次他躲到舞台懸吊貓道的位置standby,但放在胸前口袋的劇本居然不慎散落到舞台上,正在演出的演員一臉尷尬,另一次則是舞台監督忘了怎麼觀側燈,工作人員無法在暗場中將舞台上的天津乙女扛下場,於是只好關總電源,結果工作人員背到一半,燈突然開了!工作人在只好立馬丟下天津乙女,衝回側台!

我很能體會舞台上的凸鎚發生的當下,是多麼恐怖的事(鳥組人自己的演出就有說不完的凸鎚爆點XD),但事後想想總覺得很好笑,也許就是因為從事舞台工作每個人都承載無比的壓力,所以事發當下,容易過度緊張過度認真以至於反應過度,這真的很像真實的鬧劇--我們在認真什麼呀?好可愛呀,不斷地自我解嘲。

分享完舞台趣事之後,話鋒一轉,鴨川老師英年早逝,是寶塚一大損失,草野老師被推上第一線,要推出自己的作品了,身為鬼才鴨川的門徒,開始要獨當一面,壓力以及焦慮可想而知,他分享了當初一個前輩告訴他的想法:請以成為世界第一的導演為目標努力,這麼一來,你大概就能成為日本第一了,成為日本第一之後,成為寶塚第一就是自然的事了,千萬不要一開始就想成為寶塚第一,這麼一來,你只能成為一個二流導演。

這一段分享真是太勵志了,我想也就是因為自我的定位並非『寶塚導演』,所以草野老師可以自由運用寶塚美好的、夢幻的元素,而不被約定俗成的公式綁住,作品富有豐富的哲思,詮釋經典作品例如《源氏物語》,草野有自己的解讀與解構方式,他自評自己為『非典型』『叛逆』的導演,並且開玩笑的說像是凡爾賽玫瑰這樣可愛的少女新作品,他會難為情地導不出來。

草野老師的哲學背景我覺得給予他在日後創作舞台作品一定的養分,他的作品不單純勾勒愛情的夢幻,我印象深刻是奠定他日後創作方向的《Non,Non,Non》裡面歌詞唱著:人生是場夢,這麼想想似乎消極令人悲傷,但我們只能不斷地演下去。這麼一股『The show must go on』的氣魄是身為創作者的自覺, 接著老師在台南場介紹了《源氏物語》,他以光源氏最後幾年的生活著手,不同於大部分導演選擇聚焦光源氏年輕年華,草野老師以倒敘法方式,探看光源氏晚年的淒涼落魄。我注意到老師創作了時間精靈的角色(春野壽美礼飾),造型、服裝用色皆跳出故事裡其他角色,很想詢問老師這個概念的發想,有幸在晚宴聚餐之時請益,老師說他在讀《源氏物語》時,感悟到光源氏其實是一個不斷被時間追趕的人,他讀出這樣的悲哀,所以創作一個虛構的角色,跳脫原本的故事架構,自由遊走於過去與現在。我覺得草野老師的設計非常高明,畫龍點睛,這齣戲角色眾多,靠著時間之靈的角色,整合故事也闡述作品背後的精神價值。

接著,我與鈴鈴窮追不捨地來到北藝大,一路穿著九公分靴子爬山自覺精神可佩(誰叫你穿這麼高的鞋子,還細跟!!),週五晚上的北藝大氣氛悠閒自在,老師這次分享不一樣的作品《Revue傳奇》,要不是這一系列講座,要不是這一年認真閱讀寶塚史料,我不會知道這齣作品背後精神意義有多感人。《Revue》原作者岸田道彌在這齣秀裡化成調星星的天使老人,到人間幫助吉吉(花總飾演)完成在愛德華劇院演出歌舞秀的美夢,導演以秀中秀的方式放進去寶塚常見的大腿舞(Line Dance)、黑燕尾男役、Duet,秀末時老天使說:Revue到現在已過了七十七年了,我想用這樣的方式,之後的人會一直記得Revue的美好吧。

虛實之間,草野旦以豐富的想像力,脫俗的手法紀念Revue七十七週年,我想到上一次看的宙組秀,一樣是是向經典致敬,卻沒有這樣豐富的創新之舉,而是讓一位位演員擔任司儀角色,旁白是簡短講述作品歷史,接著原封不動重現當時,而《Revue傳奇》則以新的觀點向經典致敬的同時,也成就自身的經典性,我詢問草野老師,秀中袖的發想以及謝幕的時候為什麼會安排天使老人出來為眾演員合照呢?他說他想到『紀念』,直覺的聯想到拍照,至於怎麼發想創作成、這初秀的,他無法具體描述,但他很開心我看到他把秀的形式以故事的方式串聯,設計。我很本能且不要臉的回答,因為我很喜歡老師~~(翻譯姐姐也很如實的幫我翻譯了~~想挖地洞!)

週二講座結束後,老師就要離開台灣了,這趟台灣行他共待了十二天,深刻的體會台灣的人情味以及美食,而在捷運上,趕回學校上課的我們又巧遇老師一行人,我抓緊最後機會,詢問老師,怎麼在時間的壓力下繼續保持創作的活力?這是我目前陷入的瓶頸,每年都要有新作,實在是很不輕鬆的事。老師笑笑且淺淺地說,他了解這般痛苦,但要好好享受這樣的苦,因為它會變成日後的養分。最後他與細井老師先行下車,在月台上給我們一個大大的招手さよなら ,笑得很開心

草野老師以一個假外人之手的猴子塑像,展開導演之旅,看似超展開的故事發展,進入夢幻國度工作,其實源於老師對創作的熱愛以及自始自終一顆純真的心。

歲末年終,鳥組人藝術總監要開始沈澱這一年的點點滴滴,構思新作了,感謝這一年身邊的人事物,都默默地給予我創作養分,接下來,就是自己的努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gtroupe 的頭像
wingtroupe

阿介鈴鈴的控比日記

wingtroup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