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請你,要照我方才讀給你聽的那樣去被那一段戲詞,要從舌端輕輕吐出,你若是像一般演員高吟朗誦,我還不如請接上傳報人來讀。也別把手這樣亂舞,要態度雍容,越是在情感的急流,暴雨,或旋風中間,越要節制平和。---Hamlet.

 

莎士比亞透過哈姆雷“假公濟私”,暗自教育進劇場的觀眾,孰是真正偉大的表演,譏諷當時蔚為風尚的童伶戲班,“像雛雞一般尖銳鳴叫”,觀眾誤以為激昂誇張的表演便是情感投入的表徵,過於華麗的插科打渾是丑角的天賦展現,“動作對於語言,語言對於動作,都要恰到好處,要特別留神這一點,不刻超越人性中庸之道,做得太過火就喪失演戲的本旨像一面鏡子反映人性”,有人說莎士比亞創造現代人,後世對於史坦尼寫實主義以布萊希特理論爭論不休時,莎士比亞早就洞悉劇場的本質,他不止一次安排戲中戲場景,一在暗示劇場的疏離性,觀眾沒有一刻忘記自己是在看戲,演員也不會忘記自己在演戲,但是戲劇呈現出的內涵卻能令演員還有觀眾將靈魂全然放進戲劇裡。看戲,自己很容易有“職業病”,當舞台上出現新的布景機關時,會分心地觀察技術,導演安排了一個流暢或彆扭的轉場,演員一個華麗的動作或是卡卡的走位,我也會大腦瞬間停機,陷入自己小世界,研究剛剛的發生什麼事,能夠這樣專心投入地欣賞一齣戲,真的是身心靈飽滿,內心充足到我醞釀這篇心得報告醞釀了一個多月!到底該怎麼談起?當初的感動跟飽滿的感覺我夠清楚描述嗎?別再東想西想了,立刻寫下。

 

演員陣容真是太華麗了!

石丸幹二的內斂,花總的精緻,石川禪(飾檢察官)乾淨又有力量的肢體語言,彩吹穩健的台風…..這齣戲每個演員都精彩極了,連群戲演員也像演繹電影般細緻,全劇中原本被我視為能量不足,獨唱單薄的夏樹(飾花總的兒媳婦)在最重要的一刻面質愛德蒙,以無比堅定的神情問他“你有沒有愛過別人?“這句話說得如此動人,再怎麼鐵石心腸的人也會心軟,翻翻節目冊,年輕的夏樹是四季出身的!難怪念起台詞擁有獨特的魅力!

 

        這趟日本觀戲之旅來到東寶製作的“基督山恩仇記”,感謝楊老師還有彩吹真央FC的特別禮遇,我們拿到一樓七排正中央的座位,東寶音楽劇不管是演員,樂團,設計部門皆有高水準品質,觀眾素質也非常高,大家準時入席,House燈一暗,一股強大無比的寧靜專注從四面八方襲來,大家不是為了單一一個演員而來,而是為了欣賞整齣戲,所以沒有不時拿著望眼鏡拿上拿下的觀眾,也沒匪夷所思的東張西望尋找特定演員的小動作,整個表演三個小時,包括中場休息,我都被基督山的整體劇場氛圍震懾著。

 

        稍稍簡述劇情,愛德蒙是個年輕有為的水手,年輕輕即當上船長,遭小人嫉妒,愛德蒙的同事還有一個朋友,計劃陷害他,其中一個暗戀愛德蒙的未婚妻,他們與政府官員聯手設計愛德蒙,捏造他是叛黨份子,愛德蒙做了13年的冤獄,他在獄中結識法爾賽神父,學習一身本領還有廣博知識,愛德蒙逃獄成功後,依照神父的指示,獲得藏在岩洞裡的金銀財寶,但他不因此滿足,當他得知昔日的愛人嫁做仇人的妻子,其他的惡人也都過得優渥快活,他決定展開一連串得復仇計劃,誓言化身地獄魔鬼,昔日陷他於不義的人將加倍奉還。。(半澤上身)

       

        大仲馬的基督山恩仇記原著落落長,劇場不可能鉅細靡遺演出,所以一些八股的前情提要是必要的,戲一開始,導演使用劇場常看到的投影敘述手法,前情提要一番,老掉牙的技術卻因為強而有力的管弦樂團襯樂,感受到一股濃濃的緊張感,接著是猶如百人合唱團演唱布蘭詩歌的序曲,氣勢萬鈞,一股史詩般的遼闊感還有隱隱約約的淒涼感,這首序曲以不完全終止展開故事序幕,只見石丸幹二扮演的愛德蒙獨自現身,簡單的旋轉舞台打造成船塢,他一邊唱著對故土的思念熱情還有對未婚妻的愛戀,看這出戲之前我其實沒看過他任何品,包括半澤直樹!(但現在寫這篇心得的同時,我利用過年放假看完了半澤)但一聽他開口唱歌,瞬間雞皮疙瘩掉一地!那是何等渾厚飽滿的男中音!(後來再看半澤直樹時,也特別注意他說話的方式,的確是特別渾厚的聲音呀)石丸幹二的表演跟他的歌聲一樣,不慍不火,他本質溫文儒雅,所以他的愛德蒙,不是電影“絕世英豪”裡吉姆卡維佐血氣方剛,而是不時顯露憂鬱抒情,我不久前也看過另一個截然不同但同樣精彩愛德蒙,那是寶塚演員凰稀的愛德蒙,詮釋出細膩敏感令人印象深刻,俗話說一千個演員有一千個哈姆雷,愛德蒙亦是吧。在監獄場裡,寶塚版著重神父對於愛德蒙的精神教誨,“要懂得原諒”這句話被當成主題曲被演唱,其他時間則是以話劇方式進行,而東寶版的監獄場景,演員以驚人的音楽能力,將近十分鐘的“唱”演整場,包括神父教導愛德蒙擊劍技巧,還有愛德蒙與神父鑿洞計劃逃獄,音楽家把敲石壁“摳摳摳”的節奏都寫進音楽裡,石丸一下子要打三連音,一下子要唱切分音,同時以蒙太奇手法跳到神父臨終之時的段落,歌曲與音楽密度非常高,演員的表演完成度也非常高,毫無瑕疵,一氣呵成。只是燈光好暗,暗到我都快看不到演員了,不過隨著劇情推演,神父與愛德蒙交情日益變深,舞台上的光區也越來越小,正好呼應兩人間的關係,越來越緊密,觀眾也隨著光區越來越集中,當光區僅剩兩人可容得下的面積,後方所有景物都消失在黑暗中,觀眾也進入了角色的幽微內心。

 

        這齣戲常常利用燈光完劇場把戲,例如下半場的威尼斯嘉年華,場上有基督山伯爵、梅苔絲之子、盜匪,同時交錯,但因為各自擁有spot,觀眾能半段他們分處不同場地,但用多了,不免覺得寒酸跟偷懶,難道沒有更有創意的方式嗎?同時存在卻分處異地的手法,千篇一律的使用聚光燈,犧牲掉導演詮釋,這是我覺得可惜的地方。

 

       再回來談談演員吧!日本許多演員都是舞台劇以及電視電影雙棲,演技驚人,唱功更是了得,我不敢想像台灣影劇演員演音楽劇…..這齣戲裡除了石丸擁有豐富的影視資歷,其他主要配角們也是資歷豐富,相較之下,女主角花總的資歷最“少“,因她”只“待過寶塚劇團,退團後演了德古拉,還有去年的伊麗莎白20週年音楽會,形式依然不脫寶塚娘役,基督山恩仇記可算是她的正規舞台劇初登場(德古拉雖然也有真正男演員,但是演德古拉的演員依然是寶塚男役和央),很好奇過去在寶塚與“假男人”談了13年TOP之戀的女帝,與真男人決戰舞台(我的想法有點奇怪)。

      

        結果,小花的舞台魄力還有魅力讓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過去我沒有機會現場觀看她的表演,但光是透過DVD影像,常常跟著她哭的一塌糊塗的,這次親臨現場,我就以“我全身毛細孔都要噴淚”來形容吧,她在上半場的少女梅苔絲可說是不費吹灰之力,輕鬆自在演出荳蔻年華少女,著實非常驚人(本人可是40不惑啦),歲月沒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彩吹在演後座談會上說從她進寶塚看到的花總一直都沒變!

       下半場他從少女變少婦,也詮釋得絲絲入扣,但令人驚喜的是下半場愛德蒙回憶當初,花總從少婦一秒變少女,眼神跟身形切換自如,接著又再度回到現實,演技如火純清道不著痕跡。尤其是最後一場戲,當愛德蒙與小花的兒子決鬥後,他孤零零面對觀眾,這時知道一切真相的花總趕來會情人,兩人重修舊好,互相諒解彼此,這個畫面實在太震撼了,我要好好描述!

 

       小花從左上舞台出,看著Center Center的石丸,第一時間沒有叫他,而是看了兩秒,我感覺到這兩秒無比漫長,13年的歲月壓縮成這兩秒,小花帶著千愁萬緒想立刻奔過去,但我也感受到同樣大的阻力在阻礙著她,小花帶著前所未有的賭注(演員與標靶一書提到的專有名詞,例如朱麗葉在樓臺會的賭注就是贏得羅密歐的愛情或是被他討厭)愛德蒙會原諒她?還是把她甩開?我聽見小花已羼弱卻堅定的語氣呼喚“愛德蒙”,該怎麼形容這三個字呢?我大概知道為什麼寶塚導演這麼愛與小花合作,她真的是歌舞戲各方面都優秀的人才,尤其是戲,情感豐沛,細膩精緻,重點是一點都不匠氣,石丸轉過身來,這一轉身的能量跟張力我覺得劇場也跟著他旋轉,兩人互看一秒,小花以切斜線路徑朝石丸奔去,世紀大重逢能量驚人,我早已忘了當時有沒有背景音樂了,因為情感的淚水早已將我掩沒了。兩個演員在台上的“交流”,是非常精彩的,我相信這是經過充分排練,排出的一種默契,一個呼吸,一個眼神,都是經過剪裁,將最美好最真實的部分呈現在舞台上,而我有幸在觀眾席見證這魅力十足的一刻。

 

         這齣戲在兩人互相擁抱,讚美善念及愛的合唱中幕落了。

 

        好的演員在台上表演時,他的關注是對手演員,而不是台下觀眾。台下觀眾會因為演員專注關心台上其他演員,而深受吸引,當演員關切的是如何吸引台下觀眾,觀眾自然會失去對這名演員的興趣。東寶的基督山恩仇記裡美個角色都像是精美項鍊的每一個鏈鎖,一環扣一環緊密連接著,迸發出的強大能量讓觀眾目不轉睛,儘管這是一個經典到馬上可以知道下一部劇情的故事,還是看得我大呼過癮。

       看完這出精緻好戲,我突然想到看完這齣戲,就要告別東京回台灣了,突然獲得滿滿的創作能量,今年鳥組人又有新製作囉,期待劇團越來越好,也期許自己持續磨練。

 “歌手要練發聲,舞者要練基本功,舞台演員需要依照體系的制式來鍛鍊和練習“,史坦尼如此叮嚀年輕學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gtroupe 的頭像
wingtroupe

阿介鈴鈴的控比日記

wingtroup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